浙江痛失一位好干部!10多年带领村民收入翻20多倍

admin

原标题:浙江痛失一位好干部!10多年带领村民收入翻20多倍

来源:宁波晚报

石渠县斯雀车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他说防疫期间,村里一定不能出事,只有守在村里,他心里才踏实。他说防疫期间许多工作落下了,一定要加快速度补上,等忙过这段就去复诊看医生!”

——宁波宁海许民村村委会主任叶秀蓬

“他说‘我可以不当书记,哪怕只做个顾问,也要把许家山的开发做好,因为它就像我一手带大的孩子。一定要把旅游发展起来,让村民富起来。将来有一天交到合适的人手里’……”

——原民户田村老书记叶根彪

“他说他有个好消息告诉我,小火车、玻璃栈道、缆车……那些他曾无数次向我描述的场景即将成为现实,他和我约了今早八点半见,要和我好好讨论一下未来的规划。”

——安茉文旅总经理周宏

可是,这个“他”失约了,没有等到空一点去看医生,没有把村子交到合适的人手里,“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多等一天和周宏交换彼此的“好消息”。

2020年4月17日晚8点,宁波宁海县茶院乡许民村党支部书记叶全奖,因突发心源性疾病,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叶全奖(资料图)

4月18日中午,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委托市委组织部有关领导上门慰问叶全奖同志的家属,并要求全市党员干部学习叶全奖同志的精神和事迹。

1

带病坚持工作,

他放不下的事情太多

许民村村委会主任叶秀蓬记得自己和叶全奖的最后一个通话,是在4月17日的中午。他正在商讨一块土地征收的补偿问题,叶全奖打电话来, 问村民对补偿问题是否满意,有没有吵架,叮嘱他态度一定要好,意见一定要听。

他回忆那时叶全奖的声音就有点不对:“很疲惫,而且说话很慢,感觉有点气喘。我叫他一定要去看医生,不要太操心。他说他下午要去跟县文旅集团谈旅游开发。他说看过医生叫他一周后复查,他说没事!”

这不是叶秀蓬第一次叮嘱叶全奖去看医生了,从今年疫情防控以来,作为许民村党支部书记,叶全奖全身心投入到保护村民、守护古村中, 几乎天天带领党员守在村口24小时防疫检查点:“每天守在这里,心里踏实。”

叶全奖疫情防控期间守在卡口

因许家山是国家级3A景区,防疫工作任务较重,有段时间他痛风发作,但仍不顾医生劝告,迈着肿胀的右脚,忍痛守卡点、走山路,带头落实网格联户责任,上门叮嘱留守老人少出门、勤洗手。他带头组织关闭3A级景区,率领村党员干部卡点执勤,检测外来人员和异地车辆,耐心劝返游客近千人。

“我是村里防控‘总指挥’,必须到岗到位。”虽然每天点滴数从1瓶加到了2瓶,再到无法下地,他也一定要躺在村里医务室的病床上,关注着村里。

那段时间,叶秀蓬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叶全奖,“ 他说约好了上海的医生,但一次次失约。13号周一上午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他,他说去上海了,等我下午再想问问情况时,他说已经在回来的路上。因为周二还有工作,他不想耽误。”

“他放不下村里,平时说到许民村,他总是一副‘这里最棒’的表情。”叶秀蓬感慨着,回忆着,这个51岁的汉子不止一次红了眼眶。

对于叶全奖来说,许民村是他牵挂,也是他的骄傲。

叶全奖的朋友圈截图

翻看叶全奖的朋友圈,最近8条里,5条与许民村有关。2月20日,叶全奖连着发了两条朋友圈,“蓝蓝的天空,绿绿的菜园,向往的农村,长寿的地方”“待到春暖花开时,养生休闲此处来。”配图各是9张照片,张张都是许民村。

2

从“贫困村”到“网红村”,

他让村民挺直腰板

“ 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他见过世面,很有见解。”原民户田村的老书记叶根彪回忆起叶全奖,满满的感慨。

2005年,曾在外闯荡多年的叶全奖被推举为民户田村的村主任。第二年,民户田村和周边的四个村要合并成许民村,包括许家山村在内的5个自然村的村支书和村主任一致推荐叶全奖当许民村的支部书记。

那时的许家山村,是一个拥有700多年历史的古村,全村建筑都以当地特有的铜板石构筑,村民住宅也都是采用石木结构,村内建有石屋、石巷、石院、石墙、石板桥、石路、石凳等,特色鲜明。然而, 房屋破败,环境脏乱,是73岁的王善炉对当时的最大印象。村民们仅靠种番薯、土豆、青菜自给自足。

叶全奖与村民拉家常,听取村民意见

请专家把脉、发动村民参与建设、修葺好老房子、策划出许家山农嫁十二碗、扶持农民开出农家乐、引进专业旅投公司投资开发、利用网络推广村庄……上任后的叶全奖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村庄开发和建设中去。

短短几年时间,“石头村”名声大振,先后荣获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中国传统村落、中国首批休闲游基地、国家3A级旅游景区等荣誉,国内外游客纷至沓来。

村庄的发展,最大的受益者是村民。原本在山区默默无闻的番薯干、番薯粉、土酒等农产品,要走三个多小时山路去宁海城关卖,新闻动态现在在家门口就一售而空;原本寂静的小山村,因为外来游客越来越多,相继开出了多家民宿和农家乐,外出打工的村民于是纷纷回来了。

“没有叶书记,就没有现在的许民村。”村民叶小畅很早就走出了村子,去县城开了个汽车修理厂。在叶全奖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后,许民村的日子越来越红火、知名度越来越大,叶小畅回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 从前村里穷,男人娶不到老婆,女儿嫁出去都不好意思说是我们村的。是叶书记改变了这一切。村民生活好了,腰板也硬了。”

3

为村子鞠躬尽瘁,

那个“好消息”他没来得及听

“昨天下午4点14分,叶书记和我通了个电话, 他说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我:他和文旅集团刚刚就许家山村的规划进行了沟通,文旅集团对许家山村未来发展规划非常满意,他说今天要跟我详谈,约我早上8点半在房车基地见。我说好,我也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他。可是没想到,这是我和他最后一次的通话, 我再也没有机会把好消息告诉他……”

4月18日,站在许家山房车露营公园的草地上,安茉文旅总经理周宏几度哽咽,眼光落在房车前不远处空落的桌椅,10天前,叶全奖就坐在这儿,跟他畅想许家山石头村未来的发展,周宏甚至还能回忆起他当时上扬的嘴角和谈起石头村未来时的骄傲。

“今年5月,就在这片草地,啤酒节、音乐节、风筝节和美食节就要启动了,这是去年下半年和叶书记定下的,因为疫情延误了不少时间,叶书记一直念念不忘。现在整个活动已经筹备得差不多,我正准备今天跟他汇报这个好消息……”

周宏叫人泡了两杯绿茶,放在桌子上,就像往常叶全奖过来时那样。嫩绿的叶片在水中打转,周宏盯着看了很久。“今年疫情影响,村里的收入受到了影响,茶农的茶叶卖不出去。叶书记给我打了个电话,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叫我一定要助农,我马上买了200斤茶叶。”

在许家山,周宏的员工有30多个,全招的是本村人。 “叶书记曾无比认真地告诉我,他的愿望,就是村里的老百姓不用去外地打工,靠家门口的文旅产业就能发家致富。”

和叶全奖认识六七年,看着他每次讲着“许民村”时眼里的光,周宏被慢慢打动,在村里投资打造了帐篷酒店、心宿光年民宿、房车露营公园等文化旅游项目。而这些项目都是叶全奖亲自规划、亲自洽谈、亲自抓落地,一点一点推进的。

叶全奖现场布置项目规划

疫情期间,许民村的文化旅游产业受到冲击。复工复产后,叶全奖马不停蹄地投身到村内景区开发上, 这段时间,他想得最多的是怎么帮助景区、民宿和农家乐尽快恢复。“他问我有什么困难,说要帮村里的民宿争取一部分工会疗养。他亲力亲为,村里大事小事都在做。 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把企业引进来,还要让企业活下去!”

从房车露营基地的最高处往下望,山坡下,8000株月季迎风摇曳,几抹黄色在绿叶中隐约绽放。“这块土地种花也是叶书记的主意,平整花了两星期,他四处找花苗又忙了好几天。因为快过年, 没有足够的人工,他冒着大雨和几个工人搬运花苗,种了整整四五天。”周宏喃喃道,眼圈又红了。

叶全奖和工人一同种下的8000株月季

“等到七月,这里将山花遍野。未来,一条小火车将从花海中穿过,还有一条玻璃栈道……这些,都是叶书记一次次跟我描述的,可是,他却再也看不到了……”

康龙化成(300759.SZ)成立于2004年,公司业务起源于实验室化学,是中国第二大医药研发服务平台及全球三大药物发现服务供应商之一,2019年1月康龙化成在创业板挂牌上市,同年11月再次成功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

原标题:姬存希助阵好声音唱响决战之夜 李荣浩战队邢晗铭夺冠

  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17日召开会议,光大宏观点评如下: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政策。虽然会议指出“要以更大的宏观政策力度对冲疫情影响”,但目的绝非大刺激,而是重在纾困。“六稳”之后有“六保”,更加突出了对于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困难群体、薄弱环节的支持。财政力度加大,去除了“提高赤字率”之前的“适当”二字,明确了特别国债是“抗疫特别国债”,修改了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坚决压缩一般性支出”,提出“适当增加公共消费”。GDP翻番目标预计完成难度较大,而正如我们一直强调的,GDP翻番目标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体系中的一项,并非硬约束。面对疫情冲击,采取实事求是的方式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行整体评估是更为科学的方法。

金融委15日召开会议专题研究加强资本市场投资者保护问题,这也是金融委4月第二次强调打击造假和欺诈行为,传递出严惩资本市场违法违规行为、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强烈信号。

  中新经纬客户端4月20日电 20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发布会。对于部分国际机票炒至10万元以上的现象,民航局运行监控中心副主任孙韶华强调,要求国内航空公司自4月16日起暂停各销售代理企业的国际机票代理权,全部国际机票必须通过直销渠道进行销售,并严格执行国际运价政策,确保公开透明,明码标价。


Powered by 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紧赒市政工程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18 版权所有